今天是:

手銬從"握"到"戴" 這位看守所所長醒悟得太遲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時間:2019/10/27    點擊數:925 次

  站在鐵窗下,原來熟悉的環境變得如此陌生,低頭看著平時自己經常拿來銬犯人的手銬,如今卻戴在自己手上,他感到穿心的冰涼。從“窗外”人變為“窗里”人的正是廣西柳州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長居和民。

  2010年8月,居和民從柳州市柳江縣公安局調任到柳州市第一看守所任副所長一職,各種誘惑也隨之而來。2012年的夏天,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批發商李某。2013年年初,李某找到他,表示自己想向柳州市第一看守所供應日常用品等貨物。為了能拿下這單生意,李某還表示會按照供貨的金額給居和民相應的回扣。

  原來,早在3年前,柳州市第一看守所曾到李某經營的商鋪購買過日常用品,后來看守所換了供貨渠道。為了能賺取更多利潤,李某經熟人介紹,認識了時任柳州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長居和民。得知居和民分管后勤保障工作,李某就想通過給予居和民返利回扣的方式,拿下看守所日常用品的訂單。

  在金錢誘惑下,居和民接受了李某的提議,他們之間的合作也逐漸加大,最終李某壟斷了柳州市第一看守所日常用品的供貨源。5年間,居和民從李某處共獲得返利回扣高達93萬余元。

  如果說李某是居和民在試探中斂財的開始,那么邵某則是居和民主動斡旋換取錢權交易的結束。2013年5月,準備著手開辦小型汽車駕駛人考試項目的商人邵某得知居和民與時任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支隊長謝其托是故交時,便委托居和民找謝其托幫忙“關照”他的項目工程。

  “以后有事找老居。”得到謝其托的默許后,邵某向車管所提交申報小汽車駕照C1科目三項目材料。之后,為順利推進申報工作,邵某通過聯系居和民,分四次將90萬元好處費送給居和民與謝其托,拿到好處費后,居和民從中送給謝其托53萬元,其余37萬元留給自己。

  2016年9月,為了申報科目一、科目二項目,邵某再次找到居和民。“居哥,我想繼續做科目一、科目二項目,這里面有30萬元,給你和老大,你幫我跟老大多講幾句好話。”說完,將裝有30萬元的紙袋交給居和民。居和民留給自己10萬元,其余20萬元轉交給謝其托,并向謝其托表明邵某的考場想要增加科目一、科目二業務的來意。

  之后,為了獲得科目一、科目二項目的審批、通過驗收及增加考試名額,邵某又于2017年至2018年期間,先后七次送給居和民、謝其托80萬元的好處費,居和民將其中的28萬元送給謝其托,剩余的52萬元留給自己。

  從2013年至2018年,居和民共計收受李某和邵某的賄賂293萬余元,并將其中的101萬元送給謝其托。從李某每次七八千的返利回扣,到邵某十萬、二十萬的好處費,居和民對收受賄賂漸漸習以為常。

  2018年,辦案機關在偵查謝其托涉嫌受賄犯罪案件中,掌握了邵某通過居和民給予謝其托101萬元的事實,居和民的犯罪事實隨之被揭露。辦案機關對居和民立案調查后,居和民如實供述了自己收受賄賂的事實。2019年,經過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居和民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五十萬元。

  在獄中,居和民不斷反思自己墮落的原因,在懺悔書中寫下:我愧對組織對我的信任和培養,愧對頭上的警徽,愧對父母妻兒。可惜,這些醒悟來得太遲了。(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監委)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